千秋

突如其来的脑洞1

如题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只是随便写写。

  这种和贫民窟没有两样的地方我才不会来,如果可以的话。
 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最深处,在难得完好无损的防盗门上敲了三下。两长一短,这是他们约定好的暗号。
  门上透光的猫眼暗了下来,应该是你在透过猫眼看我。真是太不小心了,一开始就不要开灯才对。
  她打开门:“你来了。”语气里没有什么感情也没有疑惑,你的压力很大吧?突然遇到这种事。
  “嗯,我是来接你的。”我回答。我并不擅长和人打交道,所以我直接说明了来意。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她的表情放松下来,身体向旁边让出一个可以让我进去的空间示意我进来。
  关上门以后我才看清房子的构造,并不大但也不小。可能是为了缓解尴尬你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甜酒,那个牌子我知道听说度数不低。你向我的方向晃了晃瓶子,我摇头:“今天还有工作。”
  你似乎很失望,但还是拿了两个杯子。大概是一个人喝有点……那什么。
  我还是说我的事你也时不时插一两句,慢慢的你说话越来越模糊大概是有点醉了。我瞄了一眼酒瓶,本来就不满你又喝了大半瓶看上去有点空了,我便把你的杯子移到离你比较远的地方。你还在闹,还差点把桌子上的瓶子打掉。
  “哎!你去哪呀!”你拉着我的衣服,脸上一副困惑的表情。
   “我没去哪。”我哄着你顺便把灯给关上:“现在天黑了你该睡觉了。”
  你小声的咕哝了一句什么我没听太清,所幸的是你还没有醉到发酒疯。这让我轻松不少。
  我把你扶到床上你本身就穿着居家服所以我不用给你换衣服,这让我松了口气。虽然都是女人,但是脱另一个女人的衣服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。
  你睡着了,我一个人坐在客厅。瓶子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里面还有一小半,我尽量的放空自己。
  房子里寂静的只有时钟秒针走动的声音,我走到厨房。尽量不打破这种寂静的氛围,手在煤气罐上拧了拧嘶嘶的气体泄露声。茶几上还放着我的杯子,琥珀色的液体在昏暗的房间里依旧是那么漂亮。我把杯子拿起来一饮而尽,这个牌子挺好喝的,回去也可以买一瓶。
  我打开门,最后望了一眼她的房间。 房间门并没有关,我还能听到你嘀嘀咕咕的说着梦话。
  “好梦。” 我小声地说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 看到这里您就是勇士!
  
  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