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秋

以前很乖的,长大就皮了。啊,爪子抓的好疼。我上辈子是猫爬架吗?不管是隔壁宿舍的还是你都喜欢爬我腿。

老子(划掉)我终于有猫啦!开心ヽ(○^㉨^)ノ♪昨天晚上捡到的(图是今天拍的),估计只是小土猫,目测是只母的,大概有两个月大?目前是我们班女生(也就只有九个)的团宠,如果能养活就好啦!(图好像拍的有点糊……无所谓啦!)

队友在那,然后我一边修电机一边犹豫救还是不救(虽然最后我也跪了)

我室友,和我的猫。我拍照时它似乎很不乐意的样子

突如其来的脑洞2

这个是上一个的另一个视角,就是……突然想到的。就像是,你只看1会觉得“我”是什么样的对方又是什么样的,然后再换一个角度从对方那里看“我”也会这样对方原来是这样想的。我大概没说明白……我也不懂该怎么说……

正文↘↘↘



  时间快到了。我抬头看了看时钟,让你来这里是不是强人所难?但是现在想这些也没用,反正我也……不用去在乎了。
  又等了一会儿,大概是十分钟?房门响了起来,两长一短。一点差错都没有,真是认真到极致的家伙。谨慎也好一时兴起也罢,我还是凑到猫眼前确认了是不是你。事后我才想起来,我开了灯,所以现在在外面的你一等可以看到门上的猫眼暗了下来,所以现在你可能在想着贬低我的话。
 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开门:“你来了。”这只是打个招呼,我并不惊讶或者疑惑。与其说是她来杀我,不如说是我在这等着去死。明明一开始那么焦虑不安,现在反而冷静下来了。
  她并不擅长和人打交道所以就直说了她的来意:“我是来接你的。”
  这个我当然知道啊!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可爱。大概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所以我的表情放松了吧?我是怎么知道的?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我一眼就能看出你在想什么:“我知道了。”其实我想笑着说的,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笑不出来。我侧了下身体让出了一些位置让你进来,然后我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甜酒。你环顾了一下我的房子大概是觉得有些尴尬,我向着你的方向晃了晃酒瓶。结果你说:“今天还有工作。”啊,认真到极致的家伙最讨厌了!
  而我还是拿出了两个杯子,之后还有工作所以不能喝,那工作完之后就可以喝了。
  你说着你的事我也时不时发表一下我的看法,大概是酒的度数有点高我慢慢的感觉自己有点困了,说话时舌头想拐不过弯一样我自己听着都有点含糊。
  『喝的有点多……』我这么想着,我看到你好像移动了什么东西。这家伙不怕留下指纹的嘛?我想出声提醒,手又不小心碰到了什么。
  你刚刚又不知道跑哪去了,不过现在回来了。我抓住你的衣服:“哎!你去哪了呀!”
  “我哪都没去。”你把灯给关上:“现在天黑了,你该睡觉了。”
  “你骗人……”你没理我大概是没听见。
  你把我扶起来,虽然你让我很不舒服但是我现在没力气就不和你计较了。
  我感觉到你把我扶到床上了,我的被子依旧那么软,真的……困死了。
  我其实还想提醒你别忘了把证据销毁,算了等我醒了再说吧。
  
  

突如其来的脑洞1

如题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只是随便写写。

  这种和贫民窟没有两样的地方我才不会来,如果可以的话。
 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最深处,在难得完好无损的防盗门上敲了三下。两长一短,这是他们约定好的暗号。
  门上透光的猫眼暗了下来,应该是你在透过猫眼看我。真是太不小心了,一开始就不要开灯才对。
  她打开门:“你来了。”语气里没有什么感情也没有疑惑,你的压力很大吧?突然遇到这种事。
  “嗯,我是来接你的。”我回答。我并不擅长和人打交道,所以我直接说明了来意。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她的表情放松下来,身体向旁边让出一个可以让我进去的空间示意我进来。
  关上门以后我才看清房子的构造,并不大但也不小。可能是为了缓解尴尬你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甜酒,那个牌子我知道听说度数不低。你向我的方向晃了晃瓶子,我摇头:“今天还有工作。”
  你似乎很失望,但还是拿了两个杯子。大概是一个人喝有点……那什么。
  我还是说我的事你也时不时插一两句,慢慢的你说话越来越模糊大概是有点醉了。我瞄了一眼酒瓶,本来就不满你又喝了大半瓶看上去有点空了,我便把你的杯子移到离你比较远的地方。你还在闹,还差点把桌子上的瓶子打掉。
  “哎!你去哪呀!”你拉着我的衣服,脸上一副困惑的表情。
   “我没去哪。”我哄着你顺便把灯给关上:“现在天黑了你该睡觉了。”
  你小声的咕哝了一句什么我没听太清,所幸的是你还没有醉到发酒疯。这让我轻松不少。
  我把你扶到床上你本身就穿着居家服所以我不用给你换衣服,这让我松了口气。虽然都是女人,但是脱另一个女人的衣服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。
  你睡着了,我一个人坐在客厅。瓶子就放在客厅的茶几上里面还有一小半,我尽量的放空自己。
  房子里寂静的只有时钟秒针走动的声音,我走到厨房。尽量不打破这种寂静的氛围,手在煤气罐上拧了拧嘶嘶的气体泄露声。茶几上还放着我的杯子,琥珀色的液体在昏暗的房间里依旧是那么漂亮。我把杯子拿起来一饮而尽,这个牌子挺好喝的,回去也可以买一瓶。
  我打开门,最后望了一眼她的房间。 房间门并没有关,我还能听到你嘀嘀咕咕的说着梦话。
  “好梦。” 我小声地说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 看到这里您就是勇士!
  
  

我家坨坨寄的明信片。
崽啊,你交点朋友好不?(இдஇ; )
(无视歌词,谢谢。)

我家的坨坨,好不容易截到的连图。系不系超可爱!(没错他超可爱!)ヽ(*´з`*)ノ

梦到的一篇文


大概是说女主穿越到一个集霍格沃茨(看校服)凹凸世界(看人物,竟然女扮男装和安哥住一个宿舍)还有食戬之灵(竟然还要比赛做菜!),好像还分元素?金木水火土什么的总之世界观超乱(反正就是这么个世界,顺便一提安哥是火系,雷总是电系。其他的都是凹凸的人物,因为没有提所以我也不知道都是那个系),设定上新生入学前三天入寝前要比赛什么的(尼玛,快睡觉了比个毛!),结果女主太牛逼第一晚就拿了个第一,然后好像和人发生了摩擦把人打残了,然后雷总就公报私仇的要去抓安哥(雷总是在一个类似督察队的地方吧……制服超帅!)然后因为女主主动挺身而出就忽悠过去了(雷总只是懒得管吧),然后就是第二晚,女主好像要做鸡肉?我记得女主要把鸡肉的油脂全部炒出来原句好像是:“这盘×××已经不会流泪了,因为(后面的我忘了,反正她说的很高大上。)”然后比赛时凯佬就说了句:“那家伙在搞什么!难道真要把那些油全部(什么什么的记不清)”然后金说:“凯莉凯莉,那个人他超厉害欸!(什么什么的)”然后我就醒了,然后就觉得虽然世界观乱到奇葩……但是莫名的想要后续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
还有还有,安哥的冷热流变成了两个接力棒,半红半白的(;一_一)
梦是没有逻辑的,不喜勿喷ヾ(*ΦωΦ)ノ